©桜庭 白露 | Powered by LOFTER

【Elsword】大概是一个生贺

澄澄生日快乐(´▽`ʃƪ)

刚刚考完试就是澄的生日,写的时候很赶而且性格也都没有把握住|・ω・`)

无CP向

 

步入冬季的哈梅尔在昨夜迎来了今年迟到的第一场雪。寒流让雪片缓缓堆积,冷光晃醒了趴在桌上睡了半夜的Centurion。

他闭着眼睛调整了一下原本对肩膀不太友好的姿势,把露在外面几乎失去知觉的双手塞进不知是谁为自己披上的绒毯底下,额头抵在桌沿避开刺眼的雪光。昨晚说好了要把这一部分的论文草稿整理完毕的,结果还是睡着了吗。Centurion想着,通过活跃思维来减少自己起床之后智力下降的时长。

偶尔放纵一下赖会儿床的感觉还不错。找不到拖鞋的Centurion干脆穿着袜子去洗漱,在洗手间门框后发现了Comet Crusader披着刚刚梳顺的长发清理洗手台上的掉发。

“早安,需要帮忙吗?”Centurion打了个哈欠,手打上Comet Crusader的肩。

“早安,我觉得应该不用。”Comet Crusader把手上数量不多的发丝揉成一团,透过镜子精确的反手捋了捋Centurion翘起的黑色发丝,“Phantom做了三明治,他说早上吃鱼子酱可能对胃不太好让你自己看着办加噢。”

“可不可以不吃早饭直接吃午饭啊,我想吃蛋糕。”Centurion眯起眼睛干脆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顺便蹭了蹭他的脖子,深吸一口嗅到海盐的气息,“哥你换洗发水了?”

“我的用完了,顺手把Phantom的拿过来用了而已。快去洗脸,早饭不管多少都是要吃的。”Comet Crusader听着他孩子气的抱怨笑了起来,轻轻敲了一下他的额头示意他放自己走,“吃完早饭就该出门了。”

这是他们三个在这个世界度过的第一年,Centurion心不在焉的刷着牙。第一次见面是在艾尔回廊里,他还记得当时顺着走廊除了尸体以外什么都没有看见的茫然感。

当然,这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在看见两个自己与三个艾尔的意志的时候荡然无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自己看到自己和自己在联手打架的奇怪事件,不过这么几年来遇到的事情已经让自己不论遇见什么都能很快接受了呢……。

Centurion吐掉因为刷了太久而过分丰富的泡沫,感叹了一下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成功解决掉所有的敌人后,三个澄面面相觑。通过各种细节都可以确认站在身边的人就是自己,三个澄仍旧没有办法想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的事情。

离开艾尔回廊之后遇见了更加不可思议但是想一想也没有问题的事情,例如所有人都变成了三个面面相觑。

那个场景真的很奇怪也真的很好笑,倒掉剩下的水时Centurion想到。再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三个人又变回了一个。本以为相见只是意外中的意外,没想到在一切重归平静之后意外又一次发生了。

这就是现在三个澄称兄道弟生活在一个艾尔没有爆炸的世界中的哈梅尔的原因。

“Centurion,再不赶快的话牛奶要冷了。”Fatal Phantom敲了敲桌子,为了御寒而拿出来的三双手套被他丢在桌上,“而且再不吃你就要吃不下午饭了。”

“我能不能不吃啊,我想吃蛋糕。”Centurion摸了摸杯子意识到牛奶确实已经冷掉了,瞄了一眼墙上的钟,“已经十点了,是吃午饭的时间了!”

Fatal Phantom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喝着热巧克力的Comet Crusader笑了起来,拿开腿上的笔记本站起身来。

“蛋糕要晚上才有的吃,反驳无效噢。”

 

-END-

评论

喵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