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桜庭 白露 | Powered by LOFTER

【Elsword】大概是一个生贺

ヾ(o・ω・)ノAin生日快乐——

虽然神官不需要过生日也没有生日,我还是能强行编生贺x

今天也没有抓住人物性格,我写文太烂被抓起来了.jpg

真实很短.jpg,大概和澄一家的生日是同一个背景设定

称呼只是称呼,大家都是三转了x

Richter和Herrscher没有打起来这件事,可以理解为Bluhen超凶一个能把另外两个管服贴xxx

 

Bluhen对着稍显空旷的衣柜看的出神,下意识摩擦几下接触到冷空气有些不适应的胳膊。不想戴围巾,可是气温显然不太友好——Bluhen又思考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败下阵来选择裹上围巾。不管怎么想,Richter和Herrscher想起来要打开温度调节的可能性都无限接近于0的。

他习惯性的带上门,木板碰撞的声响换来的是Richter放下书的摩擦声,谈不上温暖的空气里弥漫着清苦而浓郁的咖啡香。一半来自Richter手边只剩薄薄一层勉强盖住杯底的清咖啡,一半来自正自己在往前滑动的白色瓷杯——不用想都能猜到不是Richter干的。

端起瓷杯,虚幻的白烟翻腾着昭示是刚刚泡好的咖啡,添加了不少牛奶的液体呈现出暖融融的、几乎接近于奶茶的色泽。糖分不多,只是浓郁的奶味足以掩去咖啡苦涩的口味。

Bluhen心满意足的喝了半杯,完全没有意识到被人注视着,放下杯子。挑不会遮挡住阳光的位置拉开木椅后,Bluhen自顾自坐下,“Arme喝咖啡还是什么都不加呢。”

从Bluhen拿好御寒的衣物之后,Richter的目光就没有在印着墨字的纸张上停留过,失去关注的书页朝下平摊在桌上,“你的围巾有一些,”Richter皱了皱眉头,斟酌了一下该如何形容围在Bluhen颈上的绒线团,“奇怪。”

“哈哈,是吗?”Bluhen毫不介意的揉了揉裹着的围巾,“没办法,这里的冬季特别冷。”

像Richter穿的那么层层叠叠的应该不会冷。Bluhen想着,目光停留在他深蓝的衬衫上那一抹没有被光线包围却仍旧十分明亮的装饰,撑起手臂托住下巴。

并不是那么擅长交流的两人之间瞬间陷入了与往常无异的寂静中。直到大门处又一次出现了不正常的空间波动,Bluhen的目光才从Richter身上恋恋不舍的移开,即使他已经看了Richter很久了。

忘记带钥匙而有些不知所措的Herrscher还没有考虑好要怎么才能“用普通人类会想到的方式”打开门,意识到门自己开了。Bluhen正站在门后,伸手轻轻弹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说过很多次了,忘记带钥匙就敲门,不要给格雷夫找事做。”他说着,意识到了什么,“撬门也不行,我会很困扰要怎么解释的。”

Herrscher点点头,把拎在手上的纸盒与手套一同放在门厅,听到撬门的时候转过头看向Richter,而后者正起身走来。

“看我干什么,你的盒子要翻了。”Richter面无表情的扶正纸盒,盒底冰冷的触感留住他的手让他又抚摸了几下。

“谢谢。”Herrscher往后退几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甚至不着痕迹的往Bluhen身后挪了挪。

被夹在中间的Bluhen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而换了一个话题——“是什么口味的?”

“……有两个。”Herrscher回答到,被两道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的目光盯的摸不着头脑,补充道,“看我干什么。”

“你怎么不干脆把所有的味道都买一个。”Richter转过头看了看那个倒霉的纸盒,一闪而过的蓝色折射,丝带轻飘的坠落。

“把两个蛋糕放在一个盒子里,Herrscher不觉得有一点不妥吗?”Bluhen叹了一口气,用力揉了一把他泛着墨绿的灰发,“Herrscher的日常习惯真的很奇怪呢。”

不出意外的完全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的奇怪的眼神,Bluhen选择放弃转过去关注蛋糕到底是什么口味的。

虽说对于食物并没有需要也不是很感兴趣,不过据Elsword姐弟说,对于人类来说生日是很重要的一天,与年龄无关的那种重要,而蛋糕是最常见的庆祝物品。

 

Bluhen大概是三个人里吃过最多次蛋糕的那个。与Elsword相遇的第一年里陪他过了15岁生日时,被别上骑士勋章的Sword Knight正格外开心的向Anpassen展示着战利品,突然问起自己的生日。

Anpassen不曾预料到过这种奇怪的问题,偏过头支支吾吾半晌还是不知如何回答。

“可能是一心一意侍奉女神的关系,我好像不太记得了呢,哈哈。”Anpassen笑着对十分不解的Sword Knight解释道,后者忽略了他微微蹙起的眉却还是抓住了重点。

“这样啊……如果不知道的话,那Ain就把生日定在12月15号怎么样?”Elsword问道,小孩子稚气未脱的双眼里充满了奇异的情绪。

为什么是15号呢?Anpassen思索无果,对上Elsword那双似乎盛着名为“期待”情绪的双眼,温柔的点了点头。

“好啊。”

后来三个人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时空后,Bluhen在第一年的12月15日想起了这件事——当然Knight Emperor和Empire Sword的信件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当他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得知Herrscher和Richter确实也都因为各自时空里Elsword的提议而把生日定在同一天。

“所谓生日并没有什么意义。”Richter皱了皱眉评价道,“庆祝只是放纵的理由,对于给予生命者的敬意也绝不是一年一天就足够的。”

“只是因为Rune Master当时提起了这件事而已。”末了,Richter转过头补充道,似乎不愿意再多说什么。

而Herrscher的记忆里,庆祝生日只有过那么一两次。第一次的时候他还是Wanderer,浓重的不安与恐惧没有任何消除的方法。Sheath Knight在那个结满寒霜的早晨特地起了大早,不知哪里弄来一块蛋糕说是要给自己过生日。

“只有那一次。”Herrscher简单的总结,“我不想再麻烦他们了。”

不想让同伴因为自己的力量而担忧,渐渐不再参与小队平时的讨论,渐渐在他们的记忆中淡化的只剩轮廓。

“不过后来曾经在赫尼尔时空里和谁一起吃过一次蛋糕。”

“感觉怎么样?”Bluhen不知为什么追问道。他想知道那是谁,毕竟如果是暗之女神的话Herrscher出于尊敬也不会这么形容。

“非常甜,如果是普通人类我认为能够被甜死。”

Bluhen听的一愣,考虑了一下Herrscher的躯壳的感知力之后感到有一点受到惊吓。

哇。

 

放在盒子里的是两块方正的有些傻气的蛋糕,看见他们的造型之后Richter的表情有一点不爽。

“表面做成平整的不好吗。”

“人类比较有喜欢富有艺术气息的装饰,嗯……”Bluhen走到盒子一旁看了一眼,意识到自己的解释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口味方面还不错的。”Herrscher说到。实际上他也不是很能理解这些所谓的艺术,他只是接受了对于甜点很在行的朋友的建议,亲口尝试了一下觉得味道还不错就选了这两个。

咖啡酒和椰子酒的气息混合着难以辨识,虽说并非不能喝酒,Richter也说不上多喜欢。

素淡的甜度与复杂而不失统一的口感让他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细细感受后难得评价道,“确实不错。”

“连Arme都说好吃的话那就是真的很好吃了噢?我喜欢这种咬下去会冒出汁液的蛋糕胚。”Bluhen舔去粘在唇上味道浓郁的乳酪,“虽然这个外观看起来非常符和这个时代的现代艺术家审美呢。”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讨论什么的那些大家吗?”Herrscher倒显得兴致缺缺,或许是因为被那位提出建议的朋友塞了太多不同口味的蛋糕与小型甜品。

“说活不要这么直接嘛Herrscher。”Bluhen趁着Richter又去试图理解那奇妙花纹的间隙迅速的戳下一块塞进嘴里,在Richter无奈的目光里露出得逞的笑容,“就算是事实也不行的噢,人类会不高兴的。”

-END-

评论
热度(19)

喵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