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桜庭 白露 | Powered by LOFTER

【艾尔之光】糖霜蛋糕?

HeMpBlRiDomDoBDom无差,注意避雷◆

◆其实不说的话感觉完全没有谈恋爱要素在里面

◆OOC归我,他们可爱是他们的事◆

◆标题是莫名其妙写的,可能会有不少错字orz◆

◆文风突变◆

◆一个晚来的平安夜脑洞,Ain一家和Add一家莫名其妙的做蛋糕日常◆

 

Bluhen不知道为什么,十分罕见的和Doom Bringer一起出门了。Dominator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只是仍不打算和Richter近距离接触,而显然在研究猫的那两位也不清楚。

门锁被转开,Paradox不情愿的把视线从猫咪身上移开,发觉所有的Doom的发电机都挂着装的很满的购物袋,而紧随其后的两人也完全没法空出手去关门。

听见沉闷的踹门声响而前去开门的Herrscher接过Bluhen和Doom手上的塑料袋,放在门厅柜上。睨了一眼那些几乎超载的发电机,并不打算接触这些不属于Paradox的发电机。

牛奶,白糖,面粉,黄油,鸡蛋,各种可食用的原材料,份量对于日常生活来说显得过多,这大概是超重的原因。Herrscher认为这只是Bluhen像之前那样重新起了研究人类食物的性质,再次拎起因为沉重而有些变形的袋子转而放到厨房地板上。不属于这个维度的存在,通过这一维度原本的能量恢复方式只会有微不足道的效果——Richter在Bluhen刚刚开始研究人类食物时提醒过他,Herrscher记得还算清楚。

Doom那些几乎要超载的发电机被Mad Paradox毫不客气的拽了下来,即使那对于他的身高来说有一些难以置信。

显然是被熟悉的金属罐撞击声吸引过来的。

Doom干脆把发电机全部降到地板上,蹲下身拿出一罐Paradox最喜欢口味的罐装咖啡,“喏。”

Paradox伸手接过铝皮罐,手套隔绝了寒意,小手动作熟稔不受手套影响一般的在边缘一旋,顺手把掉落的铝皮扔给发电机。

“小心划破手。”实际上与Paradox同岁的Doom像嘱咐小孩一般,回应是轻蔑而无所谓的嗤笑声。

Doom十分习惯的无视了几乎可以称为挑衅的回应,毕竟在很不喜欢他们内讧的Bluhen面前打起来显然会被喂安魂曲,而且他也不是很想让Dominator看戏。在Herrscher想要拎走最后一个发电机带的塑料袋时示意他自己来就好,直起身往厨房去。

已经把外套换成围裙的Bluhen正在研究打蛋器,一旁的纸巾下大概掩盖着几颗鸡蛋倒霉的事实,在意识到Doom Bringer投在纸巾上目光时示意他什么都没有发生。

“喂你这根本就是在玩吧,给我。”看着Bluhen第三次直接把打蛋器伸进只放了两颗鸡蛋的碗里,Doom翻了个白眼抢在鸡蛋遭殃之前拔掉插头,“Paradox之前还说你做的点心挺好吃的,你难不成是用手打的吗。”

“那个时候他是用细木棍打的。”Herrscher闷声说到,不知道从哪个抽屉里摸出来一包未开封的咖啡豆,感受到Paradox“我不想喝这个口味”的怨念之后重新又摸了一小袋出来。

产地不同的咖啡,口感真的有差别吗。

Herrscher相当有耐心的磨碎咖啡豆,加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凉上一些的热水,在滴滤的时候把长了两个猫耳朵的马克杯放好,完全无视剩下两个人的凝视。

“你好熟练啊。”Bluhen看完全过程没有折腾打蛋器,“难道是因为古代人先生一天要喝5杯咖啡所以特意去学了?”

“……不一定是5杯。”Herrscher拦住小只Paradox伸向还没装满的马克杯的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做点什么。”

“你跟Arme都很喜欢用我说过的话来呛我喔。”捕捉到拧开牛奶瓶的声响,Bluhen转回去才意识到Doom Bringer已经把蛋白打发好了。

“干什么,没见过打好的蛋清啊这么惊讶。”

“看起来纳斯德制品在某些时候还是很好用的。”

一旁端起马克杯心情不错的Paradox听到这一句用不爽的眼神扫了一眼Bluhen,飘起来重新回到暖房去研究猫。

 

理论上的饭点。听见厨房有莫名其妙的声响,Richter正想提醒Bluhen的时候发现他趴在名义上是餐桌的长桌上睡着了。记忆里就算是连着一整天在家里吵闹也不会累的人现在趴在桌上,甚至连围裙都没来得及摘下来。

Richter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转身去研究厨房里的奇怪声响。

Bluhen终于睡醒的时候发觉满屋子都是蛋糕的味道。

糟了我是不是睡过头了!

站起来的动作太猛差点波及到无辜的椅子,进了厨房意识到事情没他想象的那么糟糕。可能是追求完美的缘故,Richter正在试图把蛋糕完整的弄下来,但是看起来完全没有这方面技能的裁决者看起来有一点不知所措。

“哎呀,忘记抹橄榄油了。”Bluhen忍着笑示意Richter让自己来试一试,“好像有一点难脱模啊。”

 

最后是另一个轻度强迫症患者Dominator把蛋糕胚弄下来的。

“下次你要是再忘记抹油弄不下来,你自己解决。”Dominator对着Doom Bringer说到,刚刚洗干净的手在带上手套之前用力戳了一下他的脑壳,“你说Bluhen不知道还在理解范围内,毕竟人家不是人你不能强求,你看看你——”

“闭嘴我不想吵架,把你的喵方借我做蛋糕。”Doom Bringer在话题完全转变之前打断了Dominator的话,“还是说你想亲自玩奶油,总裁先生?”

“……”Herrscher听着厨房里愈演愈烈,颇有马上就要吵起来的趋势,看了一眼抱着猫睡着的Paradox。还是继续听着吧。

 

蛋糕最顶上是Paradox撒上去的一层糖霜,虽然看起来也很好看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冬天下雪,很奇怪吗?”Paradox看别人都是一副“这东西怎么看起来有一点别致”的样子,不爽的晃了晃因为坐在发电机上而悬空的腿。

“不奇怪。”Doom Bringer摇摇头否认,“挺好看的,我去拿蛋糕刀了。”

因为Doom Bringer,Dominator和Paradox都很喜欢的缘故,淡咖啡色的奶油外面洒了一层巧克力屑。四周围的奶油花是Herrscher在别人讨论接下来干什么的时候裱上去的,四角则是为了能让Paradox放巧克力球上去而特意挤圆的奶油球。

“Herrscher你到底是经历了些什么啊,裱花这种事情是什么时候学会的。”Paradox在放好最后一个巧克力球的时候问道。

“只是因为魔族真的很烦……”他回答道,这提醒了Paradox。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总是被露纠缠着要吃甜点,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不去纠缠希尔,被魔气烦的想要打人的Apostasia后来似乎是和希尔学了一些。

女神知道为什么厨房的抽屉里能找出来牛奶草莓味的拐棍糖,大小还正好足够放在蛋糕上。饼干上用巧克力酱写的文字出自Richter之手,原本并不打算参与的裁决者被Bluhen拽着只好写了一句。旁边的冬青是Bluhen画上去的,理由是“这块饼干看起来好孤独啊”。

Dominator在把蛋糕胚成功拿了出来之后,本着反正手还没有洗的心态往中间加了一层夹心,意外的不是咖啡味的奶油而是一层椰果。

虽然表面看起来是个不正经洒了糖霜的黑森林蛋糕,DoomBringer表示它的口感应该不会很别致,随后切了一片下来递给Dominator。

虽然大家都坐在桌旁说是要分蛋糕吃,超过四分之三的蛋糕都是古代人们吃掉的。Richter直接拒绝了吃东西的邀请,而Herrscher直接把自己那一块放到Paradox面前,Bluhen切了很小一块尝试了一下味道就笑眯眯地盯着那三位研究了起来。

“今天古代人都早一点去休息哦,要不然明天会很累的。”Bluhen看他们都吃的差不多了,建议到。

“明天有什么事会很累?”

“去另一个存在圣诞节的时空玩,你觉得累不累呢?”

Bluhen感受到来自Paradox和Herrscher的眼神,继续讲下去,“我和Doom已经跟格雷夫商讨好了。”

“那个家伙还挺厉害的。”Doom Bringer接过话茬,转过去对着正在擦拭咖啡奶油痕迹的Dominator,“数据我刚才拷到喵方上去了,有空的时候再看。”

Dominator立刻站起身转身要去看,围巾被Doom拽了下来,“喂,我说有空的时候再去看,不是说的现在。”

“我现在就有空。”

“我管你,睡觉。”

“他们的关系真好啊——”Bluhen撑着头笑了起来,轻轻摇了摇头,“Paradox,不说早点休息,晚上不要再折腾了。”

“思念体又不会——松手,知道了。”Paradox毫不客气的用时空碎片戳了一下揉自己头发的手,虽然没法造成伤害也还是足够让他停下的。

 

-END-

评论
热度(17)

喵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