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桜庭 白露 | Powered by LOFTER

【艾尔之光/Mad Paradox中心】一个迟到的生日礼物

◆非常轻度的HeMp◆

◆暗之女神出没注意◆

◆烂尾而且人物OOC◆

再提示一下真的烂尾了 


Paradox记得那家伙突然冒出来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他手里正拿着做蛋糕剩下的巧克力板打算当作饭后点心。

“再发光我就要把你的核心拆了当灯泡用。”Paradox眯起眼睛,抢在Herrscher开口之前说道,“亮的像什么一样。”

虽然并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能够看见那家伙这个形态的,Paradox现在除了嫌弃他太亮以外没有别的感觉。

“晚上的时候……我有事情要跟你说。”罕见的,那家伙脸上闪过一瞬间的迟疑,这个想法让Paradox歪了歪头。

“哈?所以呢,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啊?”

“你会想要知道那是什么的。”

“哼……”拒绝的话到了舌尖又咽了下去,他确实有一些好奇了,“答应你还不行吗。”

Paradox坐在暖房里,等待着约定时间的到来。还有很久,但是这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他十分好奇能够让Herrscher如此郑重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不管怎么说那总归会是个惊喜,或者惊吓也不是没可能。

那家伙一点都搞不明白人类的感情,Paradox想到。拜那两个别扭的同位体——或许也可以叫哥哥虽然他们一样大——所赐,他收到了一个很奇怪的节日礼物。只有他巴掌大的圆滑的小东西成了他第十个发电机,而现在那个还没被取名的小东西给他拆了一块某个神官当作节日礼物送的巧克力。

味道不错。Paradox含化了那块巧克力,厚重但是足够丝滑,甜度比恰到好处稍微苦了一点,可可独有的味道倒是浓了几分。那小东西迅速处理完信息,把盒子整个弄了过来,全黑的屏幕上露出了一个猫嘴颜文字。

Paradox轻轻拍了拍那没有名字的小可爱,表扬了一下自动的资料采集和令人满意的分析速度。屏幕上的颜文字激动的闪了一下消失了,紧接着又因为接收到了什么而亮了起来。“报告,侦察到不明代码的音频传输要求,代码为Code:Esencia,危险系数中等,是否同意?”

另一个世界的纳斯德女王。Paradox懒得开口,轻轻戳了一下“是”的选项,Esencia的声音清晰的穿了过来。

“莫比和拉比在你的门口,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去看一下。介意的话就让这个孩子去好了。”

真奇怪,Paradox在哦了一声作为回应之后懒洋洋的往门口去,怎么今天这么多人找自己。先是那两个同位体一大早往他床头塞了个盒子,然后是经由Bluhen到了自己手上的一大盒巧克力以及他原本就打算塞给他的小蛋糕,后来连原本不打算回来的Herrscher都卖了个莫名其妙的关子——

搞什么啊,现在连另一个时空的纳斯德女王都来了。

包装挑选的是淡紫色丝带和黑色的包装纸,拆开之后是一个也许是标本的植物。小东西扫描了一下得出结论,这是一株来自艾丽阿诺德的古董植物,于昨天晚上被封存在人造水晶里。雪白色泛着艾尔光泽的花瓣特意被造型的无论哪个角度都很自然和谐——

“……谢谢。”Paradox不清楚为什么Esencia要给自己这个礼物,到了嘴边的质疑却被那个小东西抢先一步,这个不熟悉的声音显然是Doom Bringer新编好的声库,听不出来音源是谁。

“我原本想给你的是月光花,但是那种植物现在似乎已经灭绝了。很抱歉,这是我能找到最相近的替代品了。”Esencia阖眸似乎是有一些惋惜的样子,轻叹一口气之后恢复了原本优雅的微笑,“新年快乐,艾迪。”

“你也是。”月光花的事情看样子是Doom Bringer告诉她的。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相互致意一下后Esencia便离开了。

Paradox重新回到暖房里,盯着那朵艾丽阿诺德花呆呆地看着。

父亲很严苛,明明平时自己能够很有兴致的去学习的东西只要到了他那里就什么兴趣都不剩了。仿佛母亲才是他的家人,而父亲不是一样。努力了却毫无用处,母亲会抱着他安慰他,带他到花圃里去看有趣的植物。因为对于生长的环境要求奇特而数量稀少的月光花,在母亲的花圃里有很大一片。

有什么东西蹭了蹭自己的脸,意识到自己睡着的Paradox来不及思考碎片已经出手,撞在金属外壳上清亮的一声,屏幕上闪过一个委屈巴巴的颜文字之后跑掉了。

周围一片漆黑,刚才的碎片似乎惊动了待在边上的家伙,Paradox转过头发觉身上披着绒毯。

“时间该到了,卖什么官司呢。”他撇撇嘴,把绒毯揪下来团作一团稍微心情好了一些,“难不成你想说睡过头了是我的问题?哼。”

“睡够了那就走吧。”没有套上手套的残缺的肢体整理好他的兜帽,把耷拉下来的猫耳部分立起来,轻轻揉了揉Paradox的发丝,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隐入时空缝隙。

“哈,搞什么啊。”挥挥手带上待命的发电机,Paradox毫不顾忌的钻进等待着他的缝隙之中。

 

一如既往的赫尼尔空间,混乱的碎片冲撞着一不小心就会迷失方向。Herrscher示意他靠近一些,Paradox用力拽了一下快要糊到脸上的灰发,“管好你的头发,要不然哪天我就要去把喵方偷过来给你剪头发了。”

“你现在头发也挺长的……。”迎面过来的立方体被镰刀切成两半,“如果你想剪就剪好了。”

这家伙有的时候是真的挺烦的。Paradox撇撇嘴,没有和他抢着开路的心情便把注意力放到了过长的灰发上,盘算着什么时候给他换个有意思一些的发型。

“你是不是在乱走。”Paradox跟在几乎和赫尼尔时空融为一体的Herrscher后左绕右绕,注意到周围的碎片逐渐减少。

“……不是。”走在前面的人形回答道,随后又陷入了沉默。

这个傻子。Paradox翻了个白眼——虽然他的巩膜并不是白色的——他只是觉得马上要到目的地了想说说话而已。

他几乎能够猜到接下来他会看见谁,反复考虑却还是无法理解到底为什么要去找她。

 

Herrscher在与赫尼尔寒暄几句后离开了,留下小只的Paradox和赫尼尔面对面。

那家伙走之前还特意矮下身子轻轻按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搞得好像自己是个小孩似的。

“那孩子告诉我今天对你来说很重要的。”赫尼尔走到他面前坐了下来,转变为人类模样的女神让Paradox一瞬间以为面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女性,“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Paradox皱了皱眉,“按理说会有很多我,为什么偏偏找到这个时空的我?”不会是有什么诡计吧。

“我可只见过你这一个孩子,或者说你愿意跟他们分享?”女神墨绿色的眸子含着笑意。

Paradox立刻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是自己想要的东西,谁会愿意拱手相让啊。

“‘礼物是那些本身就很珍贵的东西哦’,不过对于人类来说到底什么是珍贵,我可是完全不知道的。”赫尼尔继续说道,轻纱蒙去的面庞上似乎浮现起微笑。Paradox没有回话,只是警惕的看着她。

母亲曾经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这小家伙真可爱,看起来确实某些人类可以用来消磨时间。

“好了,我也不是什么喜欢为难人类的家伙。”她在Paradox警觉的目光里站起身来,伸手轻轻拍了拍那孩子毛茸茸的脑袋,对着黑暗,“格兰诺尔夫人,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这是你的生日礼物,希望你喜欢。”留下一句话之后,偌大的空间内只剩下自己和那个女人。

一模一样的身影,白色的裙摆,Paradox来不及确认更多就被拥入怀中——

这么多年来不曾再感受到过的,母亲的气息。混合着泪水的潮湿。

 

-END-

 

碎碎念一下)

这个格兰诺尔夫人是来自一个崩溃的时空,而那个时空的Edward因为改造的事情死掉了。

热度: 10 评论: 3
评论(3)
热度(10)

喵叽